沈容华受罚

  • A+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流连殿容华沈氏不守妇德,以下犯上,有违宫规,废去容华位分,贬入静思阁调教三年,以观后效。钦此。”
总管太监沙哑悠长的声音还在回荡,整个房间里的宫人却都已经软了下去。天哪,贬入静思阁,这是多么重的惩罚!自从十天前新近得宠的沈容华将怀有身孕的端妃娘娘撞倒导致流产以后,所有人都知道这位沈容华将倒霉了。事关龙嗣,无论多么得宠,皇上都一定会加以惩戒的。只不过,这,这也太重了些,毕竟出事的是最受宠的容华主子啊。
大康朝的后宫与一般的后宫并不相同,对宫中女子是比较体恤的。一般的小错,也就是罚抄书、扣月例一般的惩罚,大一点,则会禁足、降位分,像贬入静思阁这样的处罚,一般只是对一些可有可无的宫人,很少会降临到受宠的嫔妃身上。静思阁调教,基本上已经是赐死之外最严厉的处罚了。大康朝为了体恤宫妃,废除了冷宫,而是建造了一个类似于女子监狱的地方,调教、犯错的宫妃。这个规定看上去是极为人性的被送到这里的人,还会保留宫妃的身份和用度,也允许有一个贴身的宫女服侍,除了专门的训诫师傅之外,所有的宫人也必须对他们以礼相待。调教的时间有一年到五年不等,只要将完成调教,就可以被放出恢复“更衣(最低等的嫔妃)”。然而,真正能够走出的静思阁的宫妃并没有多少,出来的也大都失去了原来的样子。据走出来的人说,静思阁里的是求死而不能的生活。
整个流连殿的宫人都在低声哀叹着,为即将接受调教的沈容华,不,是沈主子担忧,毕竟没进去过的人谁也不知道静思阁里是怎样的光景。
在众人眼里将要成为一个死人的沈容华正是沈瑶,一个被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她的父亲管制不算很大,只是一方的知州,但也算是封疆大吏了。从小被众人捧大的沈瑶媛生的天姿国色,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所不通无所不能。因此,当她收到入宫为秀女的旨意的时候,就认定自己一定可以扶摇直上成为皇帝宠爱的妃子的,她从未想过自己有可能会被发配到一个监狱一样的地方接受调教,甚至在自己稀里糊涂的撞倒端妃的时候她也觉得自己最多就是禁足一阵而已。然而……静思阁血红色的大门和黑黑的匾额告诉她一切都是真的。
“小姐,进去吧。”沈瑶媛的贴身宫女杏儿说道。杏儿是沈瑶媛从家里带来的丫鬟,最贴心也最忠心,听说小姐要进去受苦,杏儿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追随沈瑶媛。
看了看自己得贴身侍婢,沈瑶媛深吸了一口气,无力的敲了敲静思阁的大门。里面迎出来一个十来岁的小太监,请了个安,对沈瑶媛道:“是沈主子吧,刚才就听说要来一个新人,没想到速度还挺快。先进来吧,一会儿师傅们就到了。”说完,就转身走了。
沈瑶媛只好孤零零的站在院子里,审视着自己将要度过三年的地方。这里看起来似乎还不错,院子非常整洁,屋子也不算简陋,并没有破败、阴森的感觉。一进门正对的是一个挺气派的宫殿,两边就全是不大不小的厢房。“看来也没有很辛苦嘛!”沈瑶媛对杏儿说道。
“小,小姐,你看那是什么?”耳边传来的却是杏儿惊恐的声音。沈瑶媛随着杏儿的目光看去,院子的尽头还延伸出一个小院落。透过珠帘,沈瑶媛隐隐约约的意识到,里面摆着的是一个杖刑用的刑凳。主仆两个人都看是哆嗦起来了。
“不错,那就是杖刑用的刑凳。”身边一个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沈瑶媛转过身去,看到一四十左右的健壮妇人,虽然从衣服来看是指一个比较有地位的宫人,但态度明显很傲慢。
“沈主子来的准时,很好,静思阁的规矩很多,准时恰巧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希望主子以后凡事也都会准时,”那妇人边说着变相沈瑶媛行了个礼,道:“奴婢王红(取自我的一个很恶心的老师的名字,名字就很恶心),是静思阁的主事,也是负责主子的训诫 ,奉皇后娘娘懿旨接下来的三年里会负责调教主子,若日后有冒犯的主子的地方还望见谅,奴婢只是尽自己的职责而已。”说完,又对杏儿道:“你虽有犯错,但既然到这里面来服侍也要受这里的规矩。西厢房第二间是李总管的住处,他会好好交给你规矩的。现在,我和沈主子有话说,你自己去请李总管指教吧。”
王红看着杏儿走后,带着沈瑶媛走到内院,站到了刑凳旁边,对她说:“接下来,沈主子,请把我说的每一句话都记清楚,这将关系到主子的切身利益。第一,主子是因为犯了错被送到这里接受调教的,奴婢有义务教会您一些事情,如果主子因为我只是一个宫人而懈怠的话,奴婢保证主子会很后悔、很痛苦。为了主子的利益着想,请您一定要听话。第二,您虽然犯了错失去了位分,但毕竟仍然是皇上的后宫,是这个主子,即使在受罚您也要时刻记住自己是个主子,做什么事都要有主子的样子。第三,静思阁是一个规矩很多的地方,奴婢以后会一点一点将给您听。请您一定要记在心里,按照规矩做事,奴婢不会重复第二遍。如果做错了,奴婢会认为您没有用心不肯接受调教,这样对奴婢、对主子都不好。这三条,主子挺清楚了吗?”
“知道了。”沈瑶媛小声说道。
“很好,现在请接受奴婢的大礼。”王红说着竟朝着沈瑶媛拜了下去。
“这,这是做什么!王,……,王宫女,快起来。”
“在这里,您要叫我**。”王红不紧不慢的站起来,说道:“这是奴婢第一次行大礼,也将是最后一次。您是主子,所以奴婢对您是十分尊敬的。以后难免会有冒犯主子的地方,这个大礼是向主子表示尊敬也是给您赔罪,请您日后多见谅。”
“没关系的。”沈瑶媛道。
“那么,奴婢就要开始教您第一个规矩了,”王红边说着便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请您自己把衣服脱去,趴到刑凳上去。”
“你说什么?”沈瑶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什么规矩?刑凳,这不是打人屁股用的吗,难道这个王红想打自己的屁股?
“沈主子,您听到奴婢的话了。静思阁里的规矩是要无条件遵守的,请您动作快一点,不然要奴婢服侍的话奴婢可能会因为不高兴而得罪主子。快点爬上去吧。”
“不,不要。我是皇上的嫔妃,你不可以这样对我。”
王红笑得更灿烂了。“主子,您真是不安分啊。刚才奴婢说的话白说了。奴婢所做的一切都是奉皇后娘娘懿旨,按静思阁的规矩办事。您这样不肯合作让奴婢很为难啊,看来奴婢不得不冒犯主子了。”
还没等沈瑶媛反应过来,王红拍手,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几个身强体壮的中年宫女,冲过去抓住沈瑶媛,三两下就把她的衣服拖干净,死死地按在了刑凳上。
王红从一个宫女手里接过一块打磨得很光滑的紫藤木杖,拍了拍沈瑶媛的屁股道:“沈主子,奴婢首先教给您挨打的规矩。在静思阁里不论您是违反了规矩还是做事不用心,都要接受杖刑的处罚,挨打是您必须要学会的。奴婢先轻轻地打主子十下,让您体会体人。”说着,木杖就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
最初的十下确实并不重,或许是因为身子被按住了,连第一次挨打的沈瑶媛也没有怎么反抗,只是轻轻的呻吟了一下。十下过后,沈瑶媛的屁股也只是淡淡的有点泛红,倒是整张脸因为羞愧难当而变得通红。
王红,放下了板子道:“主子这次表现得还算可以。下面,奴婢要详细的给您讲讲怎么挨打。静思阁里的杖刑有两种,月例和惩戒。惩戒比较简单,只要您犯了该挨打的错,不论什么时间、什么地方,奴婢都一定会用板子好好教会您规矩。只需露出屁股撅好。月例就复杂多了,您是初十进来的,所以每个月的初十都要挨一顿板子,一来为了警示您尽心接受调教,而来是让您通过挨板子来悔过自己犯的错。初十的这天,您必须一早就沐浴好了,赤的身子到这戒园来跪着等奴婢来行刑。挨完了板子还要在镜子跪一个时辰,好好看着自己挨过打的屁股思过。记住了吗?”
“记住了。”沈瑶媛小声说道。
“接下来,是挨打的禁忌。刚才只是让您体会一下,奴婢并没有严格要求您,以后可就不一样了。您记好了,挨打的时候不许躲,不许挡,哭喊的声音不许超过板子的声音。违反了一条,加罚一下,五次以上就要再加十下。要是违反超过十次,那就要再加打20下。到最后五下的时候,奴婢会提醒您,这五下奴婢会用很大的力气大,如果您有一点违规的话,就要重新算起。您记住了吗?”
“记,记住了。”沈瑶媛听着,整个身子都凉了起来,说话也变得断断续续的。
“很好。今天是主子的第一次月例,按规矩应该打三十板,刚才奴婢要求您脱衣服的时候您没有照做,要加罚十下,一共该打四十板。第一次,奴婢不会打得太重,您按着刚才的规矩好好的挨打,一会就过去了。可要是不肯接受奴婢的调教,一个劲的犯错的话,奴婢可就不留情面了。这日头还早,奴婢好好的陪着您,这板子什么时候打完什么时候算。”
啪、啪、啪,和刚才的试打不一样,紫藤木杖下落的力度明显大了很多。起初的几下,沈瑶媛还能想着王红的话忍着,可没过几下就该是乱动,哭喊的声音也大了起来。王红听停了停手里的板子,说道:“主子,您这样可不行。您要是再不闭上嘴趴好了,奴婢可就要加罚了。”
“啪”又是狠狠地一下,沈瑶媛没有忍住整个人身子扬了起来。王红粗暴的把她按了下去,挥起板子狠狠的打了下去,说道:“第一次,加罚一下。”
被加罚了,沈瑶媛果然老实了许多,紧紧地用手抓住刑凳忍着不乱动。然而,板子实在是太疼了,尽管使劲忍着,沈瑶媛仍忍不住会乱动、尖叫。她开始不住的大哭,哀求王红放过她。然而,回应的只有
王红没有感情的声音:“喊声太大了,第五次加罚十下。”
终于,最后的五板也挨完,由于沈瑶媛一直在挣扎,被打了将近70板。她整个人瘫在刑凳上,一边呜咽着一边大口的喘着气。王红的声音却又响起来了“没记住刚才说的吗,挨完了月例要在镜子前面跪着思过。奴婢数十下,您要是再不自己到墙角跪好,奴婢可又要打了。”
沈瑶媛听了,忙挣扎着爬起来,一点点挪到墙角跪下。王红在她身边放了两面大镜子,说:“一个时辰,主子看着自己的屁股好好想想自己犯的错。跪的时候腰挺直、腿伸平。奴婢会在旁边看着,要是您走神了或者跪的不好,会用板子提醒您的。”
刚挨过打的屁股火辣辣的,被凉风一吹就像一蚂蚁爬过,又痒又疼。然而,沈瑶媛最难受的还是看到镜子里自己屁股的时候。天哪,这还是的屁股吗?原本白皙的皮肤早已通红,错乱的板子印依稀可见,有好几处都已经发紫了。整个屁股因为肿胀,鼓出来将近一倍,看着就像一个深红色的圆球。沈瑶媛咬牙跪着,心里一片惶恐。到静思阁的第一天自己就被打得生不如死,这将来的三年自己该怎么挨。原来在家里的时候,哪一天 不是被宠着、护着,何曾受过一点委屈。进了宫还没与风光几天就被扔到了这样的地方,一进来就被打得半死。
沈瑶媛后悔极了,她还想回家,扑在母亲怀里大哭一场,再也不接近皇宫。
熬过了第一天的调教,沈瑶媛终于被允许回房休息。她拖着几乎不属于自己的身体回到住所,就看到趴在地上哭泣的杏儿。杏儿整个人瘫在地上,屁股露在外面,都已经发紫了。看来,杏儿的第一天也不比自己好过。沈瑶媛费力的扶起自己的小丫鬟,两个人抱头痛哭。
就这样,沈瑶媛在静思阁接受的调教就开始了。其实这里的生活也并不算是很艰难。沈瑶媛每天要做的事情不多,无非是忏悔、抄写《女则》、抄写宫规、学习后宫礼法之类的事。当然,这期间板子是没少挨。王红不论什么时候,都随身带着一根木杖,只要沈瑶媛稍有过错,立刻就会让她脱下裙子趴到桌子上挨打。不过,惩戒没有月例那么严格,虽打的频繁,但一次最多也就十板,挨得多了也就没有那么难熬。
当然,这期间,也有令沈瑶媛痛不欲生的。那是来到静思阁第十天的事,至今想来,沈瑶媛仍觉得自己的这顿好打挨得莫名其妙。
那天早上,沈瑶媛正穿戴好准备去上早课(在院子里跪两个时辰忏悔),王红就进来了。沈瑶媛吓得忙跪倒地上,大声说:“我没有迟到啊!”
王红笑道:“被打怕了吧。我知道您没有迟到,今天过来是来看看你这房间的情况。虽然是犯了错,您毕竟是主子,皇上都没有销了您的份例,奴婢可不能让您因为这房间失了主子身份。”
不是吧,沈瑶媛在心里惊叹。这个笑面虎,竟会关心自己过得舒服不舒服?果然,还没有等她回过神来,耳边就想起了王红的怒斥:“沈主子,您怎么可以这么不爱惜自己,难道忘了自己的身份你了吗?瞧瞧这房间,窗台、地面都蒙着土,被褥也叠的不够好,最严重的是,一个主子的桌上连热茶都没有。您这房间还像主子的吗?您刚来的时候奴婢就说过,您要记得自己主子的身份自重一些。您这两天学得不错,奴婢还以为您已经悔改了呢,想不到您还是不肯守规矩。行了,这几天也该学会了。沈主子,裙子脱了跪到床边把屁股撅高,奴婢要用板子教教您规矩。”
沈瑶媛知道自己稍一犹豫就会挨得更重,忙脱下衣裙跪到了床边。她心里暗叹:“我就说嘛,这个恶魔绝不会安好心,还不是要找茬打我。没办法,只好咬牙挨了,横竖不过一会儿就完。”
不过王红并没有想简简单单的罚过就完,她将板子贴到沈瑶媛撅起的屁股上道:“沈主子,平常犯错,奴婢不过时稍加惩戒让您记住规矩,可今天您如此不自重,那可是犯了静思阁的大忌。没办法,奴婢只好罚得重些,免得主子连最基本的规矩都忘了。五十板,犯一次规矩就加五板,要是奴婢加到了七十板,那主子早上就得先挨上二十板在上早课。”边说着,王红还喃喃自语道:“我还是就是太心软了,犯了规矩也没有重罚,让主子现在觉得犯犯规局都没什么了。”
“啪”、“啪”、‘啪“,王红这次好像是真动怒了,每一板都用了全力,只不到五班沈瑶媛的屁股就已经变成了个鲜桃。然而,她却只好忍着,因为她是在是不敢想象每天早上起来就挨二十板会是什么样子。她知道,这一顿打下来,她的屁股一定会全是血印子,一星期不能碰椅子了。
然而,在静思阁里,只有忍,也只能忍。沈瑶媛不住的告诉自己不过是在做梦,忍过去就好了。她多么希望挨打的不是自己的屁股。
过了大概两个多月,静思阁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又是一天清晨,沈瑶媛打开房门看到的竟是端妃,那个间接让自己被发配到这个地方的人。几月未见,端妃早已不是刚失去孩子时憔悴、楚楚可怜的样子,看来因为失去孩子受了委屈,皇上给了她不少特殊关照。只是,她这样高贵的人来静思阁做什么呢?
沈瑶媛一边疑惑着,一边行礼将她迎进了自己的房间,低着头不敢看端妃。上次“撞到”端妃,自己就莫名其妙的受了这许多苦楚,这次端妃亲自登门,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不过,自己已经在静思阁了,还能再怎么样呢。大不了是赐死,与其天天挨打、受一个宫人凌辱,死说不定倒是一种解脱。沈瑶媛甚至觉得,这两个月的生活对于她来说是一场历练,她现在已经无所畏惧了。不论自己将要面对什么,都不会比现在更惨了。
不过,端妃看上去并不想来找茬的。她静静的坐着,仔细的打量了沈瑶媛一阵说:“人人都说静思阁很恐怖,我看已经两个月了你也没有怎么样嘛,这住的地方甚至比原来还要整齐。”
“娘娘到奴婢这来有什么事呢?”
“哼,什么事?因为你本宫失去了孩子,你觉得本宫会有什么事呢?”
沈瑶媛跪倒地上,垂首道:“奴婢很抱歉,听凭娘娘处置。只是,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当时奴婢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摔倒。”
“听凭处置?本宫记得当时你可是又哭又闹的,怎么两个月不见恶狗变病猫了?”
“奴婢当时一时糊涂,望端妃娘娘恕罪。”沈瑶媛心里苦叹,今日怎么可以和当时相比。当时自己就算怎样,还是皇上的宠妃,可今天呢?外表看起来光鲜,岂止自己因为没有穿戴得体挨了多少打。自己在分辨岂不是自讨苦吃?两个月的调教,沈瑶媛明白凡事都要忍,如果自己处于弱势就不要去争,只有保住命才有翻身的一天。
“这个态度就对了。”端妃点了点头道:“看来两个月的调教你已经懂事不少了,也不枉本宫一片苦心。”
“苦心?”沈瑶媛一脸疑惑。
端妃道:“今日本宫既然来了,就不怕告诉你,根本就没有怀孕这件事,连流产都是故意安排好了陷害你的。”
原来如此,沈瑶媛心里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好端端的就滑倒了,怪不得自己只是无心之失却受到这样严厉的处罚。既然人家设计好了要除去你,尤其会给你翻身的余地。只是既然自己获罪是端妃一手策划的,她为什么还要过来告诉自己呢?
端妃没有理会沈瑶媛,继续说道:“你一定很奇怪,本宫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那么,如果我告诉你设计这些不是为了害你而是为了帮你,你怎么想?”
“什么?”沈瑶媛更疑惑了。
“不错,本宫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帮你才策划这些。你刚进宫,本宫就看出你很有前途,有栽培你的意思。只是,你实在是另本宫太失望了,身在后宫却不知道危险的存在,整天冒冒失失、恃宠而骄,不知道保护自己。实话告诉你,就算本宫不害你,依你的性子不出半年你也一定会被陷害永无翻身之日的。让你来静思阁接受调教,就是要磨一磨你的性子,交给你后宫的生存之道。”
“那么,奴婢岂不是还要感谢端妃娘娘了?”沈瑶媛不屑的说道。
“瞧你,刚好一点,本性就有露出来了。今天本宫就和你明说了。这一阵子,琪婕妤继你之后成为了皇上的新宠,本宫需要有人来分散皇上的注意力。如果你肯为我所用,保证按我吩咐的去做,不但今天就可以离开这里,而且身份地位只会比原来高不会比原来低。若是你不肯,本宫也绝不会强迫,只不过会保证你绝没有可能把今天听到的告诉被人而已。”
“娘娘究竟是什么意思,奴婢不太明白。”沈瑶媛越来越困惑了。
“最简单的说法,本宫苦心经营了那么久,栽培你、磨练你,现在到了你报答本宫的时候了。如果你愿意做本宫的人,那么你之前所希望的恩宠、荣耀,都会来的易如反掌。如果你之恩不图报的话,本宫既然能让你到静思阁里,就有本事让你在这里呆一辈子。别以为你在静思阁过的什么日子我会不知道,你要是觉得在这里做‘主子’快乐的话,本宫愿意成全你。今天一天,不会有人来找你的麻烦,你自己好好想想,晚上我会派人过来等你的消息。沈瑶媛,你可千万不要让本宫失望啊!”
大康朝的后宫里,一个爆炸性的期货配资 出现了:两个沈瑶媛月前刚刚因为伤害龙嗣被罚到静思阁接受调教的竟然获得特赦,不但恢复了以前容华的封号还接到了皇上加以抚慰的特旨。消息一出,后宫里上到宫妃下到最低级的宫婢都在议论纷纷。尽管沈瑶媛当时受到中发就已经很让人惊讶,而仅仅两个月就被特赦则更是史无前例的。有人说是因为皇上难忘旧情,有人说是沈瑶媛买通了太后向皇后说情,还有人说沈瑶媛夜里私会皇上请求皇上原谅……各种各样的猜测纷纭复杂,一时间整个后宫就像一石激起千层浪,动荡不已。
昭阳殿里,沈瑶媛穿着一身华丽的宫装与端妃相视而笑。仅仅几天的时间,沈瑶媛就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了。一想到自己可以再也不用守那些烂规矩,再也不用天天挨打,沈瑶媛做梦都会笑出来。昨天自己还是静思阁任人宰割的罪人,今天就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容华主子。尽管自己十分明白端妃的意思,却一点也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端妃娘娘说的不错,之前的自己的确是太单纯了,不能因为一次的失误让自己永世不能翻身。只要能够离开静思阁恢复自己的身份,她就又有了奋斗的资本。至于所要付出的代价,秘密听从于端妃,沈瑶媛并不在乎。反正以自己要想放开手去斗,就必须有所依靠,既然端妃可以助自己离开静思阁又何乐而不为呢?
想到这儿,沈瑶媛恭敬的跪了下去,道:“奴婢叩谢端妃娘娘,愿以娘娘马首是瞻,为娘娘效劳。”
端妃扶起沈瑶媛道:“不急。本宫花了那么大心思栽培你,必然有用你的地方。你刚出来,还不了解宫里的情况,这两天不要太招摇,就在你宫里头呆着,尽量别去应酬那些碎嘴的人。”她顿了顿,又说:“皇上翻了你的牌子,今天晚上就要侍寝,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自己应该明白。本宫只嘱咐你一句,这次侍寝比同往日,你放聪明些,诸事小心。要是惹怒了皇上,那本宫可就帮不了你了,到时候可别怪本宫翻脸。”
“奴婢之前也曾服侍过皇上几次,不知娘娘说的不同是什么。”沈瑶媛觉得端妃的语气有点奇怪。
“具体的本宫也不好说,去了就知道的。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了,没什么是一个不了的。时候不早了,你回去好好准备准备。”
是夜,沈瑶媛略带紧张的被送到了皇帝的寝宫。皇上还没有来,沈瑶媛静静地坐在龙床上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两个月前来,皇上的寝宫还是老样子。舒适的龙床、考究的陈设、幽暗的灯光,只是,陪在皇上身边的那个美人变了而已。她默默的吸了一口气,对自己说从静思阁走出来的自己绝不会是从前那个单纯的丫头,总有一天她要独占皇上的宠爱,成为龙床的另一个主人。
门吱呀一声,皇上来了。沈瑶媛忙脱下自己的衣衫,恭敬地跪在床上。皇上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将推到床上,而是挨着她坐了下来,道:“你的精神不错,看来并没与受太大的委屈。”
沈瑶媛挪了挪膝盖正对着皇上跪着道:“奴婢谢皇上恕罪。”
“知道错了就好,这次放你出来,是端妃求了朕。毕竟不是有心的,朕也不想法的太重,你可得好好的吸取教训,不要让朕再失望了。”
“是。”
皇上又道:“不过,你毕竟是犯了错的,虽然恢复了你的位分,该罚的还是要罚。既然不在静思阁了,那朕就亲自来管一管你。过来,趴到朕的膝盖上。”
什么?沈瑶媛心里又是一阵恐慌,根据在静思阁的经验,这是要挨打了。可是,自己是在侍寝啊,难道皇上也要打自己的屁股吗?她慢吞吞的趴到了皇上的腿上,心里不住忐忑。
皇上满意的点点头,用手捏了捏沈瑶媛的屁股,道:“在静思阁里带了两个月,该学的也该学会了。你的莽撞害朕失去了一个孩子,害端妃伤心了那么久,朕可不能轻易饶了你。看在你已经受了调教的份上,朕从轻处罚,只打一百下,你可不许哭闹。要是两个月连挨打都没有学会,你可就真的在静思阁白呆了。”
说着,皇上揉了揉沈瑶媛的屁股,扬起了巴掌。
随着“啪”的一声,沈瑶媛身子一震,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皇上的巴掌和静思阁的板子不太一样,打在屁股上并不是硬硬的疼,也没有板子的重击那么痛,而是真的有生气的感觉在里面。尽管看不到,沈瑶媛却可以感受到皇上每一巴掌落得很用心。左边一下,右边一下,一点一点挨着打,落的地方也尽量不重合。一下有以下,皇上的力道拿捏得很好,既不会重到难以忍受,每一下有清清楚楚的让她感受到了疼痛。随着“啪”、“啪”的声音,沈瑶媛感到自己的屁股由两边向中间,一点一点的发热,疼痛的感觉也像波浪一样一点一点移动,等整个屁股刚刚好被打过一遍,疼痛的感觉就有从原来的地方开始了。还好,皇上并没有非常用力,沈瑶媛记着在静思阁时挨打的规矩没有挣扎,只是偶尔轻声呻吟一下。
巴掌打起来虽然没有板子重,可一百下毕竟不是小数目,当整个屁股变成均匀的红色,圆圆的鼓起来时,沈瑶媛渐渐开始有点受不了了。皇上还是一下下打得不紧不慢,可刚刚被打过的地方还疼得很,下一轮的巴掌又打过来了。疼痛感在逐渐累积着,沈瑶媛开始下意识的扭动身体。
“趴好了,”皇上严厉的说道:“这才不到七十下。好好想想自己犯的错,不然朕会一直打下去。”
“是。”沈瑶媛攥紧了拳头答道。她想起端妃警告自己的话,这次侍寝非同寻常,无论如何要把皇上伺候好。在静思阁那么多的板子都挨过来了,难道受不了皇上的打?要当宠妃就要付出代价,如果因为忍不了疼痛而触怒皇上,自己会后悔一辈子的!
终于,一百下打完了。沈瑶媛舒了一口气,整个身子放松了下来。皇上轻轻的把她扶起,放到床上,柔声道:“怎么样,很疼吧。朕也不忍心打你的,可是不这样却有违宫规。在静思阁你也受了不少委屈,回来了就不要再多想了,真会好好疼你的。”又捋了捋沈瑶媛的头发道:“要是疼就哭出来吧,这不会在怪你了。”
听到皇上突然转变的态度,沈瑶媛再也忍不住了。她伏在皇上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皇上轻轻的拍着她,一边抹去她脸上的泪水,轻声道:“好了,好了,朕不在怪你了。傻孩子,以后不要再犯错朕就不会打你了。”
“皇,皇上,臣妾的……,臣妾的屁股被打烂了吧!”沈瑶媛怯生生的问道。
“恩,是被朕打得很红了呢。可是没有办法,朕的媛媛脑子不清楚犯了错,屁股当然要受苦了。”
“臣妾以为,皇上再也不会离理臣妾了呢。”
“傻丫头,”皇上俯下身去贴着沈瑶媛的脸道:
“朕是怪你,可朕也实在喜欢你,不然也不会亲自打你。媛媛的小屁股肿的很好看呢。放心,朕以后会宠你的。”
尽管屁股还是生疼,沈瑶媛心里却在甜甜的笑着,她知道,她又是本朝最得宠的后妃之一了。
流连殿里,沈瑶媛趴在床上让自己的贴身丫鬟杏儿上药。昨晚的经历至今想起来仍是一头雾水。说是去侍寝,为什么皇上只打了自己一顿就让人把自己送走了?至于皇上的心情,就更难揣测了。若说高兴,为什么见到自己先把自己的屁股打烂,若是龙颜大怒,可皇上体贴的安慰却又让自己感到暖暖的。回想起昨晚的巴掌,虽然很疼却和静思阁的板子大不一样,每一下都是有暖意在的。不过,无论如何第一关总是已经过了,看皇上昨晚的意思自己应该又重新得宠了。
正想着,有宫女隔着帘子通报,端妃娘娘来了。
沈瑶媛刚想挣扎着起来迎接,就被端妃按了下去。
“好好趴着。”看到沈瑶媛又红又肿的屁股,沈瑶媛似乎并不觉得奇怪。她从杏儿手里接过药,轻轻地在沈瑶媛的屁股上抹起来。
“你总算没让本宫失望,没有把侍寝搞砸,今天看起来很高兴呢。你的好日子不远了,恭喜。”
“恭喜?”沈瑶媛不明白自己挨了一顿打有什么可恭喜的。
端妃确定除了心腹之外的所有人都在殿外候着,才轻声说:“在大康朝,能被皇上亲自打是非常大的荣幸,本朝只有正式有了封号的娘娘的嫔妃才有资格被皇上亲自调教。皇上既然已经亲自动手了,你晋升嫔妃的日子估计也就不远了。”
“什么,不知奴婢,各位娘娘们也被皇上打过?”沈瑶媛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小声点,”端妃看了看周围警告道:“这有什么稀奇的,莫说本宫,凡是在宫里正式登记入册的娘娘们,哪个不是屁股红红的。皇上喜爱你,才会愿意亲自动手调教你。不过,这是嫔妃之间的秘密,绝不会让宫里那些低等宫妃知道,要不是你已经先被调教过了,本宫也不会告诉你。记着这是后宫的最高秘密,除了各宫娘娘和给你上药的心腹丫鬟,绝不可以向任何提起,不然你会被嫔妃之间的密约秘密处置的。至于这密约是什么,你晋位的时候会有人亲自调教你的,到时候就知道了。”
“可是,为什么,奴婢不明白。”
“明白?只要身在后宫,你有什么时候可以明白过?知道这里的规矩按着规矩办事就可以了。沈瑶媛,把你送到静思阁是为了栽培你,你如果还没有学会适应后宫的话,本宫可就不会帮你了。 ”
听到这儿,沈瑶媛突然想起来自己对端妃的承诺,她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道:“奴婢知错了。不知奴婢有什么可以为娘娘做的,还请娘娘示下。”
端妃点了点头道:”先把你的屁股养好再说,本宫自有用你的地方,只怕你到时候会因为害怕忘了本宫对你的好不肯做呢。”
“不会不会,奴婢打心里感谢娘娘栽培,就算为娘娘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端妃道:“你先想着怎么把挨打的事挡过去再说。你初回后宫,前来探望的人一定少不了。还有给皇后娘娘请安的时候,可别让别人看出破绽。不然,只怕你还没命当上娘娘就已经被处置了。”
“奴婢告病不就行了?”
“告病?,”端妃冷笑一声道:“你呀,还是幼稚。告病以后倒是可以不见皇后和嫔妃们了,那太医呢?有病没病,什么地方的毛病,怎么得的,太医一下就能看出来。别忘了,本宫说的是本可以让任何人知道。被皇上调教后,就算真的被打出了病也绝对不可以宣太医。”
“那,奴婢该怎么办呢?”沈瑶媛感到很茫然。
“自己想吧,要是这么点小事都自己处理不好,那你可就是彻底没用的了。”端妃说完,猛在沈瑶媛屁股上拍了一掌就扬长而去了。
在大康朝建国的时候,为了后宫的和谐,祖宗们立下了这样一个规矩。所有有封号的嫔妃都必须接受一件特殊的事情,那就是如果他们走错了任何事都可能在侍寝的时候被皇上亲自打屁股。(这里的嫔妃并不是指所有的宫妃,而是那些被登记造册的真正是“皇上的人”的娘娘们。大康朝的后宫有两类妃子,一类地位较低,没有封号,只能被称为主子。她们就像大户人家的通房丫头,可以服侍皇上但并不是真正的皇室嫔妃。她们更多的只是皇上的一件玩物,皇上驾崩后她们就没有资格再住在皇宫里。另外一种是被册封的娘娘,虽然并不是皇上的正妻,但却可以算是正正经经有名分的妾室,是真正的皇家媳妇。)祖宗们为了后宫的和谐可谓是用心良苦。
第一,在侍寝的时候被打屁股是后宫娘娘们的最高秘密,任何人违反了这个密约即使贵为皇后也会成为所有娘娘的公敌,会被秘密的处死。更重要的是,被皇上按在腿上打屁股,对于身份高贵的后宫娘娘们来说是一件极隐秘的事,即使大家不言自明却不愿让这个秘密有一点见光的可能。因此,无论后妃们如何争宠,她们总会注意到保护这个秘密,这也就使得各位娘娘们无法放开手去勾心斗角。一旦有人被逼的太紧不顾一切说了出来,那么整个后宫恐怕都会羞到极点了。
第二,挨打虽然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但挨打之后皇上的甜言蜜语却是一种极好的安慰。而且打屁股虽然是一件令人感到羞愧的事情,却也是自有娘娘们才有资格经历的一种特殊的“亲密”。这样的特殊资格让娘娘们感受到自己与低等嫔妃的不同。那些新进宫的小丫头们自以为自己很得宠,却不知道有一种甜蜜是她们永远也不可能感受到的。因为这种“优越感”,嫔妃们对于新宠的嫉恨就会减少很多。
第三,打屁股这种事真的可以很好的教训犯错的嫔妃。每一位刚登基的皇帝甚至是太子,都会秘密接受打屁股的训练,他们非常了解怎样用力打什么样的部位可以使挨打的人很痛苦却又不会造成永久性伤害,他们也知道怎样可以打出最好看的屁股。每一位皇上都可以说是大屁股专家,被这样的专家教训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旦嫔妃之间勾心斗角被发现,等待她们的将是皇上数不清的重巴掌。而且无论被打得多惨,为了保住这个秘密,后妃们都要像平常一样谈笑风生、行走自如,这就更加重了挨打的痛苦。这样的切肤之痛对于争宠的娘娘们绝对是很好的调教。
中富證券 在这样的密约下,大康朝勾心斗角的通常都是刚进宫的低等宫妃,真正的娘娘们并不会狠下杀手,更会联起手来打压“新宠”们,这个密约虽然痛苦,却很好的维系了本应当是仇人的嫔妃们的感情。大康朝的祖宗们可以真的是深谋远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匿名

      有没有下一张章